我在這些通靈經驗裡,驗證過程中發現了一些問事者的共通點,而這些共通點的根本就存在於這政府創造了教育影響著家庭,很多人類就像同一個「政府工廠」生產出的劣質產品一樣。

 

生產過程就是先建立一種「需要比較性的教育系統」,讓那些分數較高的優良品進入到「比較便宜的國立實驗室」,並且讓一些企業優先聘請這些「好控制的優良品」到企業裡頭重新學習。

 

這人的能力有多好實際上不重要,但好控制就會有基本的薪資來堵住其他人的嘴,早期許多的政府部門都跟企業有關,而這些關係企業裡面的上層往往最喜歡那些高學歷的,為什麼呢?台大畢業比較好聽嗎?比較聰明嗎?比較有想法嗎?比較有能力嗎?

 

比較乖,比較好控制罷了,因為上層的人們很清楚,一個很有自我想法的人不會背這麼多書念這麼多書,然後為了台大畢業這張證書而拼了16年以上!當然這其中有許多有夢也有想法的人們,並不針對高學歷們,而是許多自己不知道自己念書為了什麼的人,或許這些論點可以讓人有些省思。

 

許多人是因為「比較好控制」所以才能夠讀到這麼的高,因為父母、家庭、愛人、社會的期望全都寄託在他身上之後,我們政府與企業在當好人給你一份能養家糊口,又完全危害不到政府運作的薪水。

 

而通常老一輩的父母們也都很單純,因為在他們那個年代來說,糊口吃的飽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不需要改變世界、不需要傳達太多理念與訊息,穩穩的過好自己的生活,平凡就是福。

 

所以他們也對自己的孩子說,好好讀書、有好的分數、要聽老師的話、不要有太多自己的想法、盡量考上國立、什麼時候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雖然這樣以後不一定會有很大的成就,但至少有好的學歷也會有基本的溫飽。

 

就因此,所以我們從有意識以來就看著父母們在比誰有錢、誰勢力大,出外父母也警告我們長大後不要像那些看起來髒兮兮的工人或早早起床掃地的阿姨們那樣,這社會上告訴父母,要輕鬆才是好工作,那些不輕鬆的人就是沒腦袋、沒出息的人在苟活。

 

我們到小學後開始跟同學比玩具、比誰家有錢、比誰父母職業厲害、比誰朋友多,默默的比較下,因為分裂而產生了小團體,就像社會上的競爭企業一樣、就像出社會的家庭一樣,大家都有自己的小團體。

 

我們學會去用話語攻擊別人的小團體,來顯示自己這城池的光榮,就因為別人的理念與我不合,所以他們是錯的、是不成熟的、是失敗的!不用說國小了……高中、大學、出社會、到死,全都一樣!連靈堂都要比豪華比派頭,看看台灣的藍綠就知道了。

 

這種不斷的二元性對立產生了許多人的共通問題,躁鬱、憂鬱、掌控慾、沒安全感、恐慌、逃避、不面對現實、沒自信、自卑、易怒、現實、勢利。

 

因為他們從小到大都沒辦法做自己,他們都活在被這個社會、團體、家庭給控制的環境,他們的想法有大多數都被柔性強迫的否定掉,導致許多人不敢追尋夢想,認為夢想不能餬口飯吃,人生的淺意識一直被灌輸著,只有好好讀書才會有好的工作,這樣才能孝順父母、才能有穩定的家庭等等的。

 

人生好像除了讀書和做苦工兩個選擇而已,所以正常人會選擇先好好讀書,這樣怎麼聽都比苦工好,未來的事情未來再說,反正先逃避就對了!

 

當你逃避到終於出社會時已經過了10多年了,剛剛好!這種該出社會賺錢的年紀我也沒什麼好再像小孩那樣談夢想了,那我就工作吧!幹什麼都好,有錢就好,快樂不快樂?誰在乎?

 

工作拚了幾年後卻發現自己真正變成了像殭屍一樣了,每天都在幫別人做事情,等著放飯領薪水,每個月只給你幾天休假你還要感恩的五體頭地,該巴結要巴結,戴上面具不做自己、迎合大家,反正大家笑你就笑,大家生氣你就跟著生氣,大家傷心你也必須要跟著傷心,這樣才不顯得奇怪,反正跟著至少不會錯太多。

 

回到家後,也沒心情做其他事情或者完成其他夢想了,被操了一天也累了,關於自己在哪裡?自己是誰?自己活著幹麼?自己來地球幹麼?這些都先放著吧!台灣人是個非常刻苦耐勞的族群,所以在一個人還沒崩潰之前,都可以盡量用到底。

 

BY:累世月光 黃晟翔

歡迎上網搜尋累世月光粉絲專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累世月光 的頭像
累世月光

老天爺的11堂課(作者:黃晟翔)

累世月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anda
  • 我是老天爺的11堂課的讀者,這本書在不同的時候看都有不同的收獲,謝謝你傳達訊息給我們。我其實就像你在這篇文章所寫的,從小到大傻傻的讀書,長大也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麼,雖有穩定的公職工作,卻發現自己並不快樂。